殇鬼

哇哇!!!金宝真可爱!!!!
  就?想问问各位大佬画风以及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对……最近被打击的开始质疑自己的画(小声)

【嘉金】求你活下来……

★叫什么梗来着?算了……不重要。
★糖糖……?
★禁止ky。
★ooc是我的特产。

正文。

  嘉德罗斯今天特别的奇怪……

10:23
  金干瞪着嘉德罗斯,做着鬼脸,赌气不理他的玩着手机游戏,哼!不就是一块草莓布丁吗?都不让我吃!抢了我的布丁还当着我的面丢掉是几个意思啊?大赛第一了不起啊?!




  随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大大的失败,金揉揉发痛的眼睛,抬头看见坐在对面还在翻着手中小本子的嘉德罗斯,不满……啊啊啊!都不知道来哄哄我!看书都不来哄我!金撅起嘴,心里一阵一阵委屈。

“嗯↗”
“哼↙”
“啧~”



金故意发出不满的声音,盯着无动于衷的嘉德罗斯,脾气被往日宠得无法无天的金闹了起来……



“嘉德罗斯!离婚吧离婚吧……(尽管我们没结婚)。”
“哦……我刚定了一箱布丁,马上要到了吧。离婚就没你份了。”
“等等!嘉嘉我开玩笑的,你最好了!”



直面扑向嘉德罗斯,金抱着他的腰在胸口蹭来蹭去,头顶突然有一只手乱揉着发丝,抬头对上那双金色的眸子,平常傲慢,目无一切的眸子裹上一层奇怪的感觉,增添了许多看不懂,读不透的情绪,变的有些深邃成熟……




噗,成熟?错觉吧……





13:11


“嘉德罗斯——我饿了,什么时候出去吃饭啊。”
“在等会儿……”



  嘉德罗斯死死盯着钟表,眸子时不时移过来望着金,视线灼热略带点儿莫名的悲凉,让金起来一身鸡皮疙瘩,摸了一把身上的衣服,真实柔软的布料感传达指尖,我有穿衣服啊?为什么这么盯着我?


“干干干,干嘛这么盯着我?你不会想那个吧……!今天不行!!!你别想!嘶……”



  嘉德罗斯敲了金一栗包子,拉起金的手,十指相扣朝外走,噗嗤嘲笑金大概是个饭桶了,思想也和凯莉那个渣渣学坏了,金能感觉到嘉德罗斯手心冒着冷汗,拉手的力度很大。



  不对劲……




“嘉德罗斯?你咋了啊……”
“……没咋,吃你的饭去,还有不许离开我的范围!”
“我靠!手要断了!疼啊!!!你拉的轻点儿啊!”





14:51


金吃饱喝足瘫在沙发上,头靠在玻璃窗上,视线懒散略过一个又一个路人,最后定格在冰淇淋小店上的招牌上,纯粹的蓝中闪着金色小星星,活脱脱像个小孩子,扭头指着不远的小店激动朝嘉德罗斯叫喊着: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你……哎?”



薄唇一凉,嘉德罗斯手举冰淇淋戳着金的软唇,嫌弃的眼神底下是将要溢出来的宠溺,金傻愣未反应过来的样子不禁想让人捉弄,猛将冰淇淋强行塞金嘴里,挑眉看着炸毛的恋人,嘲笑着。



“吃吃吃,渣渣你除了吃还会做什么?怕不是猪转世?”
“呜呜呜!这个好好吃!你要不要尝尝!”




  完全没有听刚刚我说什么啊……金专顾着吃东西,满嘴糊满了融化的液体,阳光散下来亮晶晶的……一副蠢到要死,蠢出一种名叫可爱的境界,嘉德罗斯托腮盯着金时是这么想的。





15:11


  金闷的无聊,毕竟属于屁股做不住凳子的人,他头贴在桌子上,眸中倒影着嘉德罗斯翻动本子浓眉皱成一团的样子,那个本子有什么好看的?



“你在看什么?”
“不……没什么。”
“我,也,要,看!”
“不给,渣渣你是闲着欠打吧?”
“不看就不看!那我去找格瑞玩了。”



嘉德罗斯翻动本子的手一愣,突然猛的把金拉进自己怀里,双手抱紧,紧的金都快喘不过气来,生怕金消失一样,他的双肩忍不住的颤抖,吓得怀里的金不敢轻易妄动,他金色发丝贴在金的脖子上,声音嘶哑霸道带着颤音:




“不许去!不许离开我的视线!!!不然渣渣我就揍你!”
“凭什么不让我去!我……”
“就是不许去!不然我拿绳子把你栓起来!”


  嘉德罗斯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语话有点儿过激,声音慢慢降下去,力度一点一点放轻……


“下次去,好吗?”
???在和我商量?嘉德罗斯你别这样,我害怕……


“……好。”





20:26


  金围着嘉德罗斯厚实的围巾慢散在小路,准确来说,是嘉德罗斯硬要和金一起围的,周围静寂无声,被惊醒栖息的鸟儿慌忙拍动着翅膀飞离枝头,是个悠闲散步的好地方~



  当然除了不听金的劝告召唤出了自己大型杀伤武器神通棍的嘉德罗斯外,他伶俐的眸子四顾环绕,身上散发着浓烈的戾气误认为会是来干架。误认为?就当我不懂如何阐述而找的代词吧……



  嘉德罗斯蒙住了金的双眸,对方不安分地眨着眼睛,睫毛扫过手心,妙不可言地痒,另一只手举起了棍子,挥下……



  噗嗤刺肉的轻声在静寂格外清楚,蒙住眸子的手慢慢松开,金僵硬地扭过头,鞋底黏稠液体的感觉让他寒毛立起,躺在地面还有余温的尸体脑浆因棍子重击迸裂一地,血肉模糊,令人反呕……




“嘉,嘉德罗斯……你你你干什么?”金苍白着脸,结巴地问。
“……渣渣,吓到了?”嘉德罗斯垂眸盯着尸体片刻,扭头拉过金的手,凉的……手很凉,好像?还在颤抖,在害怕吗?金偏着头用余光看嘉德罗斯侧颜,那双目无旁人的金眸里出现了他从未见过的神情——惊慌,恐惧。




噗……肯定是看错了,怎么可能?嘉德罗斯那家伙会害怕?怕不是自己石乐志……金自嘲想着。





  23:41

  “哈,哈,哈……嘉德罗斯你真的不睡吗?”


  金搂着被子,盯着靠在门口的金毛,头皮发麻……


“不用,睡你的觉去……”


  睡你麻痹!要不是你老盯着我,我能睡不着吗?!会不会把存在感降低啊???我闭上眼睛都知道你在哪!金怨声怨气把头埋入被子里,敢怒不敢言……

……

“嘉德罗斯……我渴了。”


   站在门口的少年瞥了一眼钟表,23:43,马上就结束了,现在没有异常,应该?可以离开一下……渣渣你给我躺在床上别乱走!” 嘉德罗斯丢下这句话走出了房间……





      “真是麻…………”
      “渣渣……?”

,     

23:52

少年躺着血泊里……大量黏稠的红色液体从胸口断骨里流出,本该维持生命跳动的心脏诡异消失,连接的血管无力垂落,似滴血的花儿绽放出最美的妖艳,那是红色天使指的嗜血天堂……嘉德罗斯的恐惧来源。




  嘉德罗斯脸色苍白,巨大的刺激让神经撕裂般疼痛,他颤抖地走向金,多少次了……我该怎么办……金,到底该怎么办才能让你活下去啊,嘉德罗斯抱着“这时永远睡着”的橙发少年,一次次哀求,恳求……他将他的尊严放下了,只为名叫金的少年放下。



“这次一定……一定会让你活下去的,金。”


  嘉德罗斯喃喃。

……



10:23

  嘉德罗斯睁眼,撒上阳光的发绺一下一下的跳动,橙金发少年眨着纯粹蓝眸向他跑来,嚷嚷着现在要吃草莓布丁,嘉德罗斯垂眸低头在他的本子上写着:

  23:41  提前放杯水,不要离开金。





   

黑匣子:
  金买的布丁里有毒。
  午餐12点外面有组织百人参赛者(都为嘉德罗斯得罪的人)围堵嘉德罗斯。
  金因贪吃在14点左右离开了嘉德罗斯视线碰到了嘉德罗斯仇人。
  金在找格瑞路上不小心儿惹上了巨怪。
  森林里专有刺杀金的参赛者。
  爱慕金许久的人因畏惧嘉德罗斯实力与嫉妒嘉德罗斯得到了金,互相矛盾而扭曲……最后得到了金的心。



『嘉金』当金一点点长高……

●嘉金大旗!
●嗯……属于脑子一抽想到的故事。
●老甜老甜了!是糖!
●如果可以……能不能给我个赞赞啊。
●人造人的话,嘉嘉是不是从出世到现在都是163啊……


1.

,,橙金发少年牵着嘉德罗斯在大厅里到处闲逛,暖暖阳光打在因少年一蹦一跳而舞动的发丝上,脸上挂着兴奋,嘴在这一路上就没有合上过。



“闭嘴,你这个聒噪渣渣……”



,,嘉德罗斯窜出比自己还要高两米气场惹得周围人避之又远,自己却悄悄拉紧了对方小手,金眸深底下盛满着淡淡温柔,倒影着少年清朗的笑。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我们去试着体检吧。”



,,少年咧嘴傻笑指着前面写着体检的牌子,回头看着自家恋人仿佛在征求同意,嘉德罗斯皱起眉回忆起不好的东西,脸色青云满布,少年见自家恋人沉默不理,便挣扎着被攥紧的手,一点一点慢慢地退出来,裹住自己的大手下一秒就再次钳住了,力度大到不容拒绝。




“嘶——嘉德罗斯!松手!疼疼疼!”

“渣渣,允许你松开我的手了?我就是要拉着。”

(金:……你是小孩吗?)

,,体检室中,少年苦着脸揉着发红的手,低声嘀咕咒骂着嘉德罗斯暴君,抬头望见远处嘉德罗斯,换成哈士奇般翻版的笑容贴过去。堪称变脸界的扛把子……少年从漫不经心悄悄扫着嘉德罗斯体检单, 然后眼神一亮伸手就拽走了单子,眼睛几乎要贴在这纸上……



(嘉德罗斯:呵呵……渣渣胆儿肥了是吧?)




于是“哈哈哈哈哈……嘉德罗斯你130斤?遭报应了吧!谁让抢我东西吃~等等?!你年龄九岁吗!!!130斤九岁巨婴???(请问日了幼儿会不会判死刑啊)”

(金:妈耶,你真是小孩?)

,,金拿着单子一脸惊恐望着眼前比自己小6岁的男朋友(你tm是吃金坷垃长大的吧?!)




“呵……” 嘉德罗斯掏出神通棍,似有意劈向金的旁边,削掉了他一缕橙金发尾。


“矢量疾走!我刚开玩笑!你虽然比我小但还是比我高2cm的!!”






“今天又看见了俩金毛满大赛跑呢……”
“对对对,真恩爱啊”。(笑)

2.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
……
……
,,少年瘫在草丛上,无聊的用不同的语气喊着自己爱人的名字,眼神时不时瞥向远处刷怪的人,漫不经心加了句:



“我喜欢的人……”



  嘉德罗斯手一抖不小心捅死了一只野怪,身上滴血不沾,提起厚实的围巾遮住发红的脸。



“笨蛋渣渣…”就不知道多喊几声啊……



然后嘉德罗斯又听到少年后半句,笑容一僵。


“是个金毛矮子……”





  ……
渣渣,今晚让你了解一下什么叫年下攻。

3.

,,少年买回了一架身高测量仪,特意摆在显眼的地方,时隔几天量一次……



“嘉德罗斯……为什么我没有长高了,我不会永远这么矮吧”。



,,少年垂眸将头撑在桌子上,欲哭无泪望着旁边打游戏的嘉德罗斯,突然一声愉快的系统通关音响起,少年起身扑向嘉德罗斯,扒着游戏把柄满脸兴奋叫着:



“哎哎?这是那款游戏新出来的关卡吗!”




,,嘉德罗斯望着爱人乱蓬蓬的金发小幅度摆动,散发着好闻的洗发露味儿,真的和金毛有得一拼,难得心情大好的揉把少年的头发,盯着他钻研游戏而苦恼的小脸:
   嘬了一口。




“嗷!嘉德罗斯你tm是狗吗?这都被你咬出红印了!”


嘉德罗斯:……





(于是第二天少年带着帽子和围巾出现在队友眼前)

4.

,,少年瘫在嘉德罗斯怀里,无聊盘弄着自己男朋友的围巾:
然后给他系了个蝴蝶结……
(渣渣,你天天皮开心吗?)



,,嘉德罗斯攥起少年不安分的手,抬眸斜视望着他。
“愁眉苦脸难看死了,渣渣。”



,,少年鼓起腮帮子扭头不满的说:



“别人都喊自己恋人亲亲爱爱的小宝贝,就你天天张口闭口渣渣的喊”




然后?




“亲亲爱爱的小宝贝,给我笑起来。”
“……”

“亲亲爱爱小宝贝,你那么能吃格瑞知道吗?积分拿去。”
“……”

“亲亲爱爱小宝贝,不许和格瑞走那么近!”
“……”



,, 少年笑着扭头望着跟着自己身后正喊着那什么亲亲爱爱小宝贝的人,笑容和善:



“嘉德罗斯,我觉得渣渣这个称呼挺好的,你还是换回来吧……你知不知道每次你喊亲亲爱爱那什么,我都想在你脸上来几拳。”

5.

“嘉德罗斯!我长高了!!!”

,,少年激动拿着体检单一把糊到嘉德罗斯脸上,兴奋而又自豪比着身高。


“我162.4了~不枉我天天喝牛奶啊……”




,, 嘉德罗斯扒下脸上的单子,啾了一眼撕成了纸屑,心烦意乱的说着:


“有什么自豪的……”





回家后……


嘉德罗斯:“雷德!去给我搞几箱格瑞的牛奶!”


于是格瑞看着家里角落空的牛奶库,扛着烈斩寻找嘉德罗斯。

6.……
……

16.……
17.……

…………

30.……

31.

,, 少年走在街市,心潮澎湃的推开了发型店,对着店老板大喊着接头发。




“小伙子长得可以啊,有没有女朋友啊?”
“没有啊?”男朋友算吗?
“哎,我家闺女年龄不大,性格温柔体贴……#~%$#z”
……




,,金笑着推开店门,出门一瞬间矢量疾走来一套,躲去了店老板哪天有时间和他闺女见面的邀请,撩起自己刚接的长发,金发飘扬,蓬松柔顺垂直肩后,几缕发丝痒痒的划过嘴角,自信帅气!




,, 少年悄悄进门,盯着床上呼吸均匀的黑影,小心翼翼挪动到嘉德罗斯身旁,愣着欣赏和自己在一起6年都没有变得容貌,回神轻轻摇动嘉德罗斯肩膀,含情脉脉望着那双金眸一点一点明亮,颤抖喊着:



  “罗斯罗斯!你已经睡了10年了?!”



嘉德罗斯:???劳资一个午觉10年了?(盯着少年的长发)



日常修理皮皮金(1/1)

32……
……
……
46.

,,寒冬,北方含着雪花三千飘洒……


,,橙金发中年抱着怀里和自己15年都没有任何改变的人造人,亲呢蹭蹭了他的金发。



,,中年男人比年少成熟许多,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无法破灭的痕迹,懵懂无知的蓝眸变得深邃,少了天真烂漫多了沧桑沉稳,嘉德罗斯抚摸着中年的脸,吻上了他最爱的那双的蓝眸,嘲笑着中年这么大还怕冷,中年男人眨了眨眼睛,噘着嘴说:


“除了你这个洗澡用岩浆的家伙不怕,谁会不怕冷?”



  中年男人不舍松开大暖炉,光泽暗淡不少的发丝撩过嘉德罗斯脸庞,他慢慢站了起来,170的他俯视着嘉嘉,笑着。




“嘉德罗斯,今天我们吃什么?”
“汉堡。”
“不行!那不健康!”
“又不是你吃,渣渣你操什么心思?”
……
……
……
  最后还是吃了汉堡。




金:我170,听见了吗?!
嘉德罗斯:一拳头大打在人肚子上,趁着人蹲下捂肚子的机会,俯视吻上金。渣渣,敢不敢再说一遍?
47.……
……
……
58.……
………
……
……
87.

,,嘉德罗斯坐在草地上倔强拉着旁边中老年男人,晚霞的余晖洒在他的脸上,亲吻着他的一寸一寸皮肤,他呆呆地盯着身边的中老年男人。




,,男人的蓝眸中装载着晚霞的太阳,扇羽般的睫毛下柔光染上了残霞的红,明显的眼角纹告诉着他岁月的匆匆和无情。



“嘉德罗斯……我觉得我有点儿像晚霞啊。”




,,嘉德罗斯皱眉,伸手给男人一栗子,撇嘴。时间仿佛忘却了他的存在,或者说时间宠爱着他,将最好的年华赐予给了他……




“渣渣,以后再这么说就直接揍你了。”
“嘿嘿……知道了。”


,, 嘉德罗斯搂住比自己大一号的人,拽上男人的领带,侵略着对方的领土,灵活的舌头娴熟划过贝齿,碾压吸吮,独享属于他的气息,宣布他的所有权,色情的银丝接连双唇,淡粉染上男人的耳根,嘉德罗斯满意望着对方红肿的薄唇,噗嗤嘲笑……

   “啊啊啊……不许笑!”
   “哈哈哈……多少次了渣渣,还那么害羞?”

88.……
……
……
90.……
……
……
……
……
100.

,,寒虚寂寞凝成无形的壁笼罩着孤独的王,王垂着眸子,没了发箍的束缚,暗淡无光的金发贴着额前,遮住了他眸底复杂混乱的思绪,他将枯萎的向日葵放在坟碑前,手指轻轻一遍又一遍描绘着上面唯一的字:


     金。



,,王嘶哑低沉的开口,牙齿忍不住的颤抖,挡不住的悲凉穿入灵魂,直达深处:


  “金……金,你骗了我……”



,,孤独的王突然抓着石碑,冰凉的液体划过他的脸庞残缺的记忆冲破脑壳的阻碍,思想渐渐脱离理智的束缚,狰狞扭曲占满脸面。



“说好了!不会离开我!不会留下我一个人!不会让我回到过去!现在我就是这样!你在哪里?!你在哪!?谁借你这个渣渣的胆子敢违反诺言!”



,,王疯狂的吼叫越来越小……他仰头望着充满绝望黑的夜空,喃喃。




“偷走我心的虫子……”



——也许是缘,但更多是怨,无所谓是缘是怨,今生相逢已让我珍惜拥有。








嗷嗷!写完了!妈耶……3000字,里面的小故事借用了羊太的,我没提前打招呼……